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交流 > 社会科学:不把“向往”当作前提或结论

社会科学:不把“向往”当作前提或结论

时间:2019-03-27 17:0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顺着上面的观点,我们认为,社会科学是一门科学。这门科学研究的是社会中的人和人组成的社会。它的研究对象、研究方法和研究成果可能与自然科学的对象、方法和成就间有着巨大的差别。由于社会科学的成果缺乏自然科学定律所达到的精确性,它通常被称作非精确
  顺着上面的观点,我们认为,社会科学是一门科学。这门科学研究的是社会中的人和人组成的社会。它的研究对象、研究方法和研究成果可能与自然科学的对象、方法和成就间有着巨大的差别。由于社会科学的成果缺乏自然科学定律所达到的精确性,它通常被称作非精确科学或软科学。但是,我们不认为在求知的意图、求知的努力以及求知的精神气质上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之间应当有什么根本区别。
 
  然而,我们认为社会科学同人文学科应当有所区别。这两者间的区别是重要的,因为从事社会科学的研究者常常忽视科学要求和人文关怀之间的界限。无可否认,人文学科(包括语言、文学、哲学等)构成了所有科学研究者的教养中一个很大的部分,对社会科学研究者来说尤其如此。通过阅读哲学著作和进行哲学思考,这无疑可以培养我们质疑的精神和思辨的技艺,扩展我们的心灵范围,让我们的目光去仰望遥远的星空,而不是整日迷乱于日常琐事之中。文学对于科学研究者,特别是社会科学研究者,也很重要。我们无法否认一位好的社会科学家需要深入到文学之中,在伟大的文学中感受人性的变幻莫测和社会的纷繁复杂。但是,我们仍然认为不能用哲学思辨和人文关怀来替代科学的要求。对此的理由可以有很多。在此,我们仅指出一点,即社会科学必须具有现实感,反面来说社会科学必须不自欺。现代社会科学的创始人之一马基雅维利在其著作《论李维》中反复强调了不自欺的极端重要性。马基雅维利在谈到自己的书时说,“请相信,唯一让我感到满意的是,我知道自己在许多场合多有自欺,在此事上我却未出差错……”在第二卷的前言中,他又说,“世人历来厚古薄今,虽然他们并非总有道理;他们偏爱旧事物的方式,使他们不但赞美作家的记载使他们得以知晓的时代,而且赞美步入暮年后回忆起的青春时光。他们这种看法在多数时候都是错误的,然而我相信,导致他们自欺的原因不一而足。在我看来,首要原因在于对古代事物的不理解”。在当前的社会自欺可能表现为多种形式,既有对过去的无限向往,也有对未来的美好憧憬。然而,无论哪种形式的自欺,在我们看来,过多地将哲学思辨和人文关怀带入到我们的理论成果之中是主因。从事社会科学研究的人常常被某些主义和情怀左右,不自觉地将他们对美好事物的向往带入到自己的理论之中。我们不否认对一种好的社会状态的追求是社会科学研究者的主要动机,但这不等于说我们可以把“向往”本身当作理论的前提或结论。借用米塞斯的话,“科学决不告诉人应该如何行为;它只指出如果你想达到某一既定目的,你就得如何行为”。
 
  那么方法在我们对社会科学的追求中起什么作用呢?这正是本文想要回答的关键问题。我们愿意接受迈克尔·波兰尼的说法,“科学靠科学家的技能来操作。科学家正是通过行使自己的技能而造就了自己的科学知识”。什么是技能?技能就是掌握了的方法。更确切的说,技能是一门本领的规范操作在“我”身上的体现。技能始终是“我”的技能,是“我”通过向老师(权威)学习,通过向范例学习,通过不断地实践,通过改正错误,通过不断地琢磨和领悟才变成“我”的实践知识的东西。方法是外在的操作规范,技能是内化成“我”的一部分的方法。没有从事社会科学的技能就谈不上从事科学研究和得到科学成果,甚至谈不上求知激情。不会下棋的人,你让他如何保持对棋的热情呢?这样看起来掌握各项从事研究的本领就极为关键了。到此,我们已经把想要陈述的观点表述出来了,即从事社会科学研究的人要掌握各种同研究相关的技能。
 
  为了探究我们生活于其中的经验世界,把纷繁复杂的种种经验现象做成合理的、有现实感和美感的理论图示,我们就必须掌握用以感知和思考的工具。只有当我们能够像能工巧匠运用他们的斧和凿一样,规范、熟练甚至巧妙地掌握自己的手头工具时,我们才能做出“好的”科学成果。当然,我们也只有通过实际的经验研究,才能真正把方法内化为自己的研究技能。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

Copyright 2015-2016 中国科学技术协会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真人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