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交流 > 科学:反复考察“不可约且顽固的事实”

科学:反复考察“不可约且顽固的事实”

时间:2019-03-27 17:0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现代科学兴起于16世纪的西方世界,而后由于17世纪思想家的创举,便一往无前地繁荣起来,不仅彻底地改变和更新了人类对其周围世界的知识,还彻底地改变了人类自身的生活进程。与人对艺术、宗教、哲学等美好事物的追求一样,现代科学发展的首要动力是求知激情
  现代科学兴起于16世纪的西方世界,而后由于17世纪思想家的创举,便一往无前地繁荣起来,不仅彻底地改变和更新了人类对其周围世界的知识,还彻底地改变了人类自身的生活进程。与人对艺术、宗教、哲学等美好事物的追求一样,现代科学发展的首要动力是求知激情,即对于发现事物的一般原理的持久而坚韧的渴望。激情是一种连接和改变人同事物之间关系的情绪。在这种情绪的影响下,事物或者变得富有吸引力,或者变得令人厌恶。科学家的激情是求知激情。由于求知激情的持续作用,科学家的目光紧紧盯着吸引他的事物,企图从中发现事物背后的奥秘。没有求知激情的鼓动,科学家不可能心无旁骛地专注于他欲从中有所发现的事物;没有求知激情的鼓舞,科学家不可能去学习、熟悉、掌握和发明用于发现事物奥秘的工具;没有求知激情的推动,科学家不可能将具有科学价值的事实与不具有科学价值的事实区别开来;没有求知激情的坚韧,科学家也不可能忍受孤独和寂寞反复地观察和思索手边的数据;同样,没有求知激情就不可能有对已有发现的美的赏析,不可能有参与批评和讨论的热情,不可能有获得发现后的欢欣雀跃。按照迈克尔·波兰尼的说法,求知激情是科学发现的逻辑基础。
 
  科学激情促使科学家反复地考察“不可约且顽固的事实”(irreducible and stubborn facts)。尊重“不可约且顽固的事实”不仅是所有时代成功实践者的基本特质,更是所有大科学家的根本气质。爱因斯坦在给他的朋友M.贝索的一封信中写道:“一个希望受到应有的信任的理论,必须建立在有普遍意义的事实之上。”科学所追寻的事实主要来自科学家耐心、细致、系统的观测和积累。
 
  科学家的求知激情还受到理性的引导。我们可以基于以下若干理由说,科学人是理性人。如果我们避开关于理性种种纷繁复杂的讨论,就可以简单地辨识出理性的若干关键要素。第一个要素是,科学家确信事物之中存在着一定的秩序。同时,正是这一定的秩序支配着事物的重复显现和变化。第二要素是,科学家确信支配事物的普遍原则可以用人类发明的符号体系予以清楚地描述和传播。这就是说支配事物的普遍原则是可知的。第三个要素是,逻辑和数学是理性的基石。无论是从经验事实到一般原理的归纳,还是从一般假设到具体事实的演绎,都必须符合逻辑,对此应当是不存在异议的。数学使得科学计算成为可能,因此要对事物的未来发展做出可靠的预测,没有数学的帮助也无异于海市蜃楼。第四个要素是,雅与美。很难对科学理性中雅与美做出明确的阐释,但我们似乎可以引用爱因斯坦的有力表述来领会它们的作用,即“人们总想以最适当的方式来画出一幅简化的和易领悟的世界图像……”
 
  科学的求知激情在理性的引导下,通过系统地收集和考察经验事实,所作出的发现通常称之为阶段性“理论”。理论通常由两部分构成:概念和模型。所谓概念是对一组属性相当的经验事实的抽象。当然,作为理论构造物的概念绝不是孤立的而是组成一套互相关联、结合使用的分析工具。模型是以一定的假设为前提,使用变量和参数的语言构造的,用来描述现实的某些方面的一些简化的和易于理解的图式。概念反映了我们对所研究事物的洞见。我们对事件变化的预测能力则来自模型。两者构成了阶段性理论的既有区别又互相补充的部分。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

Copyright 2015-2016 中国科学技术协会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真人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