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礼服批发 > 中国市场的电动车产品布局

中国市场的电动车产品布局

时间:2018-07-16 15:3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作为国内历史最悠久的汽车合资企业之一,大众集团在中国的成功可谓有目共睹。 改革开放40年间,大众持续在华拓展市场,目前已经拥有一汽大众、上海大众和江淮大众三家合资企业,在中国汽车市场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前段时间,一汽大众汽车有限公司宣布,该
  作为国内历史最悠久的汽车合资企业之一,大众集团在中国的成功可谓有目共睹。
  改革开放40年间,大众持续在华拓展市场,目前已经拥有一汽大众、上海大众和江淮大众三家合资企业,在中国汽车市场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前段时间,一汽大众汽车有限公司宣布,该公司华东基地已正式投产。这是继江淮大众首款量产车型SOL(思皓)E20X举行下线仪式和扩建大众大连变速箱产能后,德国大众汽车集团在中国与合作伙伴扩大投资和加速布局的又一重大成果。
  一汽大众华东基地项目于2015年7月破土动工,占地面积110.8万平方米,预计将投资100亿元人民币。该基地拥有年产30万辆整车的能力,是一汽大众五大生产基地战略布局的关键一步,主要生产新一代大众宝来、奥迪及其衍生车型。
  据了解,华东基地焊装车间拥有860台机器人,是一汽大众当前自动化率最高的焊装车间。涂装车间拥有机器人135台,自动化率达到90%,利用中央控制系统,能全时全过程监控设备状态,实现车间生产全自动化,接近工业4.0水平。
  一汽大众副总经理温泽岳(Juergen Unser)表示,全世界范围内,中国经济积极向上发展,改革开放力度不断加大,大众十分看好中国市场,华东基地的投产就是大众积极拓展中国市场的最新步骤。
  温泽岳说:“今年,一汽大众将在6个月内实现4个基地投产,每个基地都是行业最高水平,建设速度之快在大众建厂史上创造了纪录。这是中国合作伙伴一汽和大众倾力合作的结果,堪称中国式奇迹。”
  而大众集团在中国的另一家合资公司上海大众,近年来也一直表现良好。2017年,上汽大众累计年销量突破206万辆,继续蝉联国内乘用车市场销量第一。2018年一季度,上汽大众的终端零售同比实现12%的增长。
  目前,上汽大众在中国已经有了稳定的生产网络、覆盖面广泛的产品矩阵,和以市场为导向的销售策略。上汽大众已在上海安亭、江苏南京和仪征、新疆乌鲁木齐、浙江宁波、湖南长沙等多地建立了生产基地,主要生产和销售大众和斯柯达两个品牌的产品。
  如今,在传统燃油车领域,上汽大众的产品已经形成了具有一定规模的矩阵样态,在多个细分市场均有较为不错的表现,产品的覆盖面也非常广,满足消费者多样化的用车需求。
  市场分析认为,上汽大众产品销售成绩一定程度受益于生产线能力的不断提升。
  今年1月26日,上汽大众完成了第1800万辆汽车的生产。从完成第一辆桑塔纳汽车组装到1998年完成首个100万辆汽车的生产,花费了15年时间;如今,上汽大众已经具备一年两次百万辆级的产能。
  联合在华合作伙伴加大产能布局和高端生产工艺导入的同时,新能源汽车、智能驾驶、移动出行等领域也成为大众发力的重要方向。
  大众在今年北京国际车展期间表示,面向2022年,大众计划联合在华合作伙伴直接投资150亿欧元(约1100多亿元人民币),在电动汽车业务、自动驾驶、数字化和全新移动出行服务领域全面发力。
  根据规划,到2020年,大众将在中国推出15款全新车型,到2025年推出40款为中国市场设计的新能源车型。
  大规模扩展电动汽车组合将为大众生产基地带来深远的变化。大众汽车集团管理董事会成员、大众汽车集团(中国)总裁兼CEO海兹曼教授(Prof. Dr. Jochem Heizmann)说,到2021年,大众至少将有6家在华工厂启动电动汽车的本土化生产,大众未来在中国所需要的电池将实现在中国本土采购。
  正是持续的加大投资和产能布局,让大众在华保持了高速增长。2017年,大众向中国大陆及香港地区客户共交付汽车418万辆,同比增长5.1%创历史最好水平。
  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大众(中国)及两家合资企业——上汽大众和一汽-大众在中国大陆及香港地区的交付量超过101万辆,同比增长13.4%,创历史新高。
  大众汽车集团管理董事会主席赫伯特·迪斯表示,中国是大众汽车集团在全球规模最大也是最重要的市场,是集团获得成功的关键,大众十分重视中国市场和产品布局,将为中国消费者提供包括电动车和移动出行在内的多样化产品和服务。
  随着城市化和现代化进程的加快,国人对私家车的购买需求和购买力都在不断增加,而强大的消费能力也吸引了全球汽车生产商的进入,来自美国的通用汽车公司就是其中之一。
  通用汽车进入中国已有数十年历史,早在1997年,其在华的全资子公司通用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就与上海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了合资企业——上汽通用汽车有限公司。
  对通用汽车而言,中国市场是其全球布局中最重要的一个部分。2017年,通用汽车及合资企业全年在华零售销量首次突破400万辆,而中国也已经连续第六年蝉联通用汽车全球最大市场。
  据通用汽车发布的最新数据称,2018年上半年,通用汽车在华累计销量已经达到1,844,396辆,同比增长4.4%。
  面对中国如此巨大的市场需求,通用汽车不仅在汽车生产和销售上扩张发力,同时也在本土化及技术研发等方面持续增加投入。
  如今,通用汽车在中国大陆地区已经建立了10家合资企业和2家全资子公司,拥有超过58,000名员工,生产销售别克、雪佛兰、凯迪拉克、五菱及宝骏等品牌的产品。此外,通用汽车还在中国建立了通用汽车中国前瞻技术科研中心以及泛亚汽车技术中心等一系列先进的工程研发机构,助力中国市场发展。
  2018年,通用汽车对中国市场的投资规划,特别是在电气化产品的研发、生产和投放上,仍然显示出了勃勃雄心。尽管过去两年,通用汽车相继宣布了一系列重组海外市场业务的措施,但却期待中国市场在通用汽车迈向“零事故、零排放、零拥堵”的道路上,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今年年初,通用汽车曾宣布,将于年内在中国推出15款全新及改款车型,其中SUV与MPV占据主要部分。同时,通用汽车在新能源车型的产品推广布局上也有不少动作。
  而在中国,通用汽车也发布了“零排放”发展路径,表示要“着力打造安全、可靠、耐用的电动车产品”,朝着“零排放”的愿景大步迈进。
  通用汽车全球执行副总裁兼通用汽车中国公司总裁钱惠康(Matt Tsien)表示:“中国市场一直是通用汽车电气化战略的核心。通用汽车相信电气化在中国拥有巨大的发展前景,并将其定为公司在华发展战略的一大重点。”
  目前,通用旗下的凯迪拉克CT6插电式混合动力车、别克Velite 5增程式混合动力车及宝骏E100纯电动车等多款新能源产品已经投放市场,截至今年5月,通用汽车在华新能源车产品的累计纯电动行驶里程已超过7500万公里。
  按照规划,通用汽车将在2020年前向中国市场推出10款新能源车,到2023年,在中国市场投放的新能源车型将超过20款。
  钱惠康说,通用汽车将继续拓展在中国市场的电动车产品布局,并在电气化解决方案、续航里程以及车身设计等方面为消费者提供丰富多样的选择。
  对于新能源汽车的发展,通用汽车从研发到生产,都在中国布下了战略棋子。
  于2011年成立的通用汽车中国前瞻科研技术中心电池实验室是通用全球电池实验室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该实验室是通用汽车全球第二大电池实验室,同美国的电池实验室一样,也具有自主研发、验证及测试电池系统的能力。
  除此之外,通用汽车也将电池装配线落地中国。坐落在上海浦东新区金桥的上汽通用动力电池系统发展中心是通用汽车在华迈向电气化的重要战略布局。作为通用汽车全球第二家电池组装机构,这座高度自动化的电池组装工厂严格遵循全球统一的生产流程和技术标准。如今,该中心已投入运营,为在本土生产与销售的电动车组装电池。
  这座拥有风冷和液冷电池组装配线的工厂可以生产轻混、全混动、插电混动(含增程式)、纯电动等全系新能源车电池组,为通用在中国的电气化发展提供可靠的动力保证。 中国的改革开放是怎样起步的?我们知道,改革要从最薄弱的环节突破。改革开放之初,最薄弱的环节在哪里?根据“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经过学术界反复研究,最后认为是农村。因为农村跟城市不同,无论经济怎么困难,票据能够给城市一些优惠,但农民是没有粮票的,一旦粮食短缺就只有挨饿。所以,改革从哪儿开始?就从这儿突破。
  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最大功绩在哪里?就是在改革问题上听从农民的意见,农民希望做什么就尊重他们的意愿。所以,农业承包制出现了,这是农村中最大的变化。从这个时候开始,农民的积极性增加了,除了种田,还养猪、养鸡、养鸭了,农贸市场一天比一天丰富了。粮票、肉票、棉花票,各种票证逐渐地消失,证明改革是有效的。
  更重要的方面是,农村劳动力富余了,开始投入到乡镇企业。办乡镇企业的资金最初是农民自己筹集的。没有技术人员,就到城里去聘用已经退休的工人。当时最时髦的方向是建筑材料,经济要发展,各地都想修房子。乡镇企业提供了各种各样的建筑材料,从砖瓦到各式设备乃至一些小五金。乡镇企业发展起来了,农村人的生活也渐渐好转。
  就这样,乡镇企业市场慢慢也起来了,农民有了自己投资的地方,经济就开始发生变化了。在计划经济之外,一个竞争性的市场产生了。光有承包制不够,光有乡镇企业不够,必须有乡镇企业市场,这就在计划市场之外多了一个东西,中国改革走上了一条新路。
  这些还不够,还在靠近香港的深圳设立了经济特区。在经济特区里完全按照市场规则运行,香港在这里投资,深圳以极快的速度发展起来。
  总之,中国经济变了,三个大变化开始了。这就等于给平静的水面上投下了三块大石头,整个波浪就起来了。中国经济再也回不到过去了,这就是上世纪80年代初的情况。
  真正的改革要改城市、改国有企业,怎么改
  改革还没完,为什么还没完?因为真正的改革要改城市、改国有企业。怎么改?这是摆在上世纪80年代前期的一个大问题,改革的重心转入城市、转入工业,这样中国才能变。
  具体怎么改?当时有两种思路:一种是世界银行的意见,放开价格,参照西德的经验。所谓放开价格,就是政府不要管价格,让它在市场上升升降降,经济自己有规律。通过放开价格,西德的经济很快就恢复了。
  但是在这个关键时刻,北京大学提出了另一种改革思路:中国学西德是走不通的,要走产权改革的道路。于是围绕学不学西德又开始了一场争论。
  1986年4月下旬,北京大学“五四”科学讨论会开始了。在会上我的第一句话就说:“中国改革的失败可能是由于价格改革的失败,中国改革的成功必须取决于产权改革的成功”。
  这个消息传开后,有领导同志问我,你为什么提出不能放开价格?为什么提出必须走产权改革的道路?我当时的理由有三。第一个理由是,西德放开价格是对的,因为它是私有制社会,私有制社会里不要控制它的价格,价格放开了,它根据市场的波动自己会找到规律,慢慢就改变了。但中国不行。中国是公有制社会,这决定了单纯的放开价格是没有用的,国有企业放开价格以后只会导致价格猛涨,却不能改变企业的地位。
  第二个理由是,西德搞价格改革有美国马歇尔计划的援助,放开价格后,物价上涨、粮食短缺,都可以通过进口来帮助它,使经济稳定下来。但中国行吗?哪一个国家能够帮助中国放开价格?没有。价格只能是越涨越高,所以这样是不行的。
  第三个理由是,根据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内因是变化的根据,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只放开价格,但整个体制没有变,内因起不了作用。另外,根据马克思主义理论,生产决定流通,放开价格是流通领域的改革,没用。只有产权改革,才能让企业成为真正的主体,才能够成为真正的市场经济单位。
  改革之路充满波折,“中国的改革不是那么容易的”
  大概到了1986年下半年,中央决定试试股份制,在一些企业做试点。但后来因为政治形势发生变化,试点停止了,又回到放开价格的主张上。放开价格不能试点,消息一出来,物价猛涨。老太太在街上听说要涨价了,就赶紧买一大包肥皂扛回去,怕涨价。什么东西都抢购,整个经济就乱了。结果到了1988年,又回到了从前,暂不放开价格。当初还有一个计划,价格调整要分开种类调,但价格调整的消息一出来就不是这样了,是卖的就抢。所以,回想过去的经验,中国走放开价格的路是行不通的。
  到了上世纪90年代初邓小平南方谈话,中国的改革才走到正常的路上来。所以,中国的改革不是那么容易的,要经过反复的试验,这就是我们经过的历史。
  后来,股份制终于被肯定了,但又碰到了一个问题,有些老干部担忧国有企业改制后变成私有企业。这种情况下,包括我在内的经济学界,提出了两个办法:第一,增量先行;第二,存量暂缓。
  什么叫增量先行?比如这个国有企业有100亿的财产,增量先行就是先拿20亿出来上市、出卖。存量暂缓,就是还有80亿暂不动,不影响大局。这样一来,这个事情终于可以实行了。但是实行以后又有问题,问题在哪里?董事会虽然建立了,但是没人来参加,增量不是大头,只能做分散的小股东,这样掌握不了董事会的决策权,所以增量先行也就变成了一句空话,行不通了,还得动存量,这才是中国股份制改革真正的开始。
  当初增量先行的时候承诺了存量暂不动,可现在要动存量,就违背了当时的承诺,这就是违约,那怎么办?原来买了增量的人,可以再拿钱出来。这样一来,中国的股份制就进入了“二次革命”阶段,就是给原来购买股份制增量的人一定好处,然后就解放了那些原来不让上市的股东。
  上市怎么补偿呢?按照市场规则来做,效果好的10配4,效果中等的10配3,效果差一点的10配2,这样一来这个难题总算解决了。但这已经到了《证券法》公布以后才做成,所以说,中国的改革不是那么容易的,是一步一步艰难走过来的。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

Copyright 2015-2016 中国科学技术协会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真人百家乐